小丑

2014-07-25 23:23:48

我们带着面具,一层层伪装。最终在别人的身上,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瞬间溃不成军。

其实一直以来,觉得没什么主动性。遇到一些事,嗯,该笑了吧,那就笑吧。该哭了吧,那就哭吧。该生气了吧,那就生气吧。那些感情,只是应该。
那是什么支撑熬到现在呢。这么无趣的话。仔细想想,是自尊。只有当尊严受到打击时,才会抑制不住的流泪。只有尊严获得满足的时候,才会从灵魂觉得轻飘。

直到有一天,有人说,那是虚荣。就像是站在空旷的舞台上,聚光灯以笼罩着你,漆黑的周围,你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就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好多人指着你:你虚荣啊。你差啊。你弱爆了啊。

直到后来有人说。世间不只有黑与白,错与对。还有灰色,还有亦正亦邪。就像虚荣与自尊,并不是对立的。然后疯狂迷恋灰色。有次母上抱怨,其他女孩子的衣柜打开后是花花绿绿的,为什么你的只有灰色。

就像一直很厌恶,哪怕是和母上,奶奶或是姐姐,闺蜜睡在一起的时候,头与头,总是尽量离的很远。因为近了会觉得自己吸了别人呼出的气体,就会非常恶心。

可是这世界,怎么可能让你一直顺心。从第一次憋着气和别人很近的说话。从第一次因为自尊以外的事情欢笑。从第一次感受到别人呼出的气体,自己也实在憋不住对氧气的欲望吸了之后。从第一次主动买彩色的衣服之后。再厌恶的,都得习惯。直到某天,忘记了曾经厌恶的感觉。身体中的那个偏执狂渐渐被平凡掩埋。

就像刚刚忍着不习惯,拉开了窗帘。极力甩开玻璃窗上或许趴着一个喰种的想法。只是因为觉得与其睁着眼看天花板,还不如看窗外的天空。 就像那次在晚上火急火燎的抄完作业,嘴里说着要早睡,却睁着眼,从窗帘缝里偶然看到星点,然后专门爬起来带上眼镜,一直看着那些星星。我真的要睡觉了。我爱全世界。我恨全世界。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
只想永远的离开。
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
想挣扎无法自拔。
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
绝望着也渴望着。
也哭也笑平凡着。

木本纪:http://user.qzone.qq.com/1723018674/blog/1406224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