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

2013-05-22 17:21:18

文:南生
1
亲爱的姑娘,你最近还好吗?我们,很久不见。

许念说:“你总是喜欢说好久不见。”

其实,因为我不知道如何跟那些很久不见的说怎么拉开话题。

今天这里出了很大的太阳,我很难想象昨天那场骤雨是真的。

安妮说:“这么大的太阳,风还是冷的。”

我们走了很长的路,从西湖口到人民公园,好像画了一个圆。

她说:“你要走了,我就一个人了。”

其实,我们总要面对这些离别,因为离别是不能避免的。

我们从小在一起,如果用精确的时间来算,那应该是我喝她妈妈的第一口奶。

我们在一起长大,一起经历很多事情,也错过了很多,可是友情是不会被时间阻隔的。

2

偶尔会在无聊的时候想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心情时好时坏。

我不太喜欢被人忘记或者忽略,可是我常常面对这样的窘迫。

当我对自己说离开一下下,过几天回来。

可是,我仍旧不能完全离开这里,因为好像这里有很多不能忘记的东西在挽留我。

不知不觉就认识了那么多人,这也许是值得骄傲的事情,或许,他们偶尔会想念我这样一个未谋人。

假期的时候妈妈和学校去了重庆旅行,我和爸爸回老家。

说真的,我害怕回家,因为害怕第二天起来浑身出风疹。

可是,有人说:“这里才是你的根。”

我喜欢那个地方,喜欢那里的大山,喜欢山涧的戏水,喜欢悄无声息的昆虫,喜欢那里的黄土地。

3

也许对于某些人而言,我只是一个慰藉。

我自然不会去责怪,我不想自作多情,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

我想倘若一个人真心待你好,他不会这样总是偶尔对你说想念。

也许,我只能说也许了,因为我现在猜不透人谁了。

我只能说,我不是替代品,也不是附属品。

我不是你的谁,倘若我们还是朋友,你应该给我最起码的尊重。

我无心伤害你,也无心责难你,因为我觉得我们至少是朋友。

我不会强求你一天二十四小时总是和我说话,但别总在突然想起我的时候对我说:“我很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