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路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2018-02-17 11:20:57

我已经最后一条信息是多久前发给你的了。也已经忘了你已经是第几次没有回复我信息了。今晚发完最后一条信息给你之后,我把你的备注改回来了原来的名字,然后把给你的置顶取消了,把给你的所有聊天记录都删了,听人说把备注改回原来的名字就代表已经不重要,而我自从认识你以来,好像从来没有给过你全称,因为你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只有很重要的人备注才会是姓名吧,我想每个人把备注改回原来的名字,心里该有多失望,把深情变成冷漠又是占了多少的绝望,每失望一次我就少做一件爱你的事,直到最后不在主动的找你,收起你的东西删掉你的照片把备注改回原来的名字,到最后再也不偷偷看,我想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任何一个人离开你都并非突然做的决定,如果我放弃了你不是因为我输了,而是因为我懂了。其实在把你的备注改成你的名字之前,我一个人死撑了很久,反而离开都不是骤然的,从今以后让我们住各自的骄傲互不打扰吧,真正的放弃从来都是悄无声息的,不删好友不拉黑名单,只是静静的把备注改回了原来的名字,把置顶撤销,看到你过得好可以毫不犹豫的点个赞,即便路上碰见也可以恰到好处的微笑,只是我心里清楚我们不会再和彼此聊到深夜,再不会因为你兴自私,言行不对,他说的喜欢已经释然了,没有再犹豫,所以抱歉了这段路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当我想你的时候《末念》

2013-08-25 04:23:11

突然想起该写点东西了,再这样无奈的下午或许会疯了自己。这些日子里,我再也想不起你,只会忆念。转眼多少个春秋。又是一年秋天,秋天总是个落寞悲伤的季节。今天此时你是否恒心不变,是否还会记得那些情话。 有些东西写的在真实也只是妄念。有些情话说的再认真也只是执念。你可曾有天真实的回忆起跟我一起的时光,你可曾有过真正的为我开心过,祝福过我。我曾想守护你,曾想拥有你,曾想有欲念,可是一切都是镜花水月。今年的秋天好像比往常要更冷静更寂寞一些。缠绵的小雨在天空飘散着,也落在我心头。我曾有梦,曾几何时或许我们像孩子一样在一起顽皮,那时我们还没有欲念,不知道梦离自己有多远。 时光和记忆造就了怎么的你,我知道你痛苦你伤悲,我说过你没必要骗自己,没必要去忍受自己,人要学会去疯狂,假如世上都是正常人,那疯子的乐趣又属于谁。所谓的念想所谓的爱情又是怎样的结局。你说为了生活而存在爱情,你说为了以后而存在爱情,你却没发现有人为了你的存在而生活下去。你说不需要那么多爱情,可当你迷失的时候,当你觉得再也索然无味的时候,你要怎么去填充自己的记忆。《未完》

悲魂曲(韩文+英文+中文独白)

2013-08-21 23:58:48

everytime I think of you I want you baby boo cause I just can’t get enough of you I need you baby boo I just want to hold you tight you know my love is true cause I’m the same old dude that man who be loving you

你是我心里偏绵的冬至

2013-07-31 18:25:39

生命的苍凉和绚丽 是自己的选择 突然想起已有好久没有动笔.没有为你为生活撰写过那么一点点,好似一切的影子都已经被自己涂抹掉,不知道你看见了是否会想起我们那时的年华.总会莫名的想起来,然后让自己神伤到发呆,只可惜时间和距离把我们隔阂的越来越远.转眼间我们都已经变的淡漠. 总是想问问你是否安好,想要拨通你的电话,哪怕不知道该说什么,忘记已经有多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仅有的通话我也只是让自己沉默,或者让自己觉得很清明的说着其他的一些事情,越来越发现原来你早已不在我的世界.总想从别人那里打听到你的消息,总想或许这条暧昧关心你的短信发过去,或者会有所回复吧. 关于我们的过去,那的确是一件值得回忆的事情. 因为曾经我们无所在乎.曾经我们为彼此带来过感动和欢笑.与你朝夕相伴,我想或许可以拿那份感慨来颠覆一切.曾经我觉得我们离的那么近.只要你需要近在咫尺,可渐渐的我发现再也没有那个勇气,多少次想着自己在努力一点或许可以完美的展现在你面前,可是时间却不让我有所行动.或许我开始选择性遗忘了,不会记得你.会记得记忆. 亲爱的,现在你在哪里,而我又在哪里,我们还会相遇吗? 你知道吗?而今的我生活的很好,很幸福我也会像曾经那样快乐, 我的心里埋着一些东西,或许等到你出嫁那天我就可以自己挖掘出来换做财富。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认证开始止步了.正如我所说的人人都是梦想家,等梦想没了就只剩下家了.也许我不知道自己的现状是否是好事,我只觉得压力把压得喘不过气,我要为一切都努力着,我要维护这个家庭的成长,

念着念着就淡了

2013-07-29 18:38:15

难过了,戴上耳机,漫步在小路上。 难过了,吃自己喜欢的东西。 难过了,静静的蹲下来抱着自己,让眼泪尽情的洒落。 难过了,拿着镜子看看此刻的自己,- 让真实浮现眼前。 难过了,默默的将自己隐藏起来,让空虚掩盖一切。 难过了,闭眼倾听周围的声音,让自己沉浸在喧嚣中。 难过了,不必告诉别人,自己的悲伤为何要别人也承担呢。 难过了,可以假装快乐,和别人一起兴奋时就能遗忘了自己。 难过了,仍然安慰别的伤心者,你会发现自己也在受益,当局者迷而已。 有谁不曾难过 有谁还会记得 过去的不再从来 又何必去苦想 忘掉… 用微笑渲泄悲伤 难过没什么大不了,重要的是以后要活得好。 不再遇到难事就向人倾吐心声,自己默默承受就好。 以后就这样生活。 难过了、不用让别人知道、因为、不会有人在乎。 难过了,就把它放在心里。 难过了,可以拿着枕头来发泄。 难过了,可以静静的听歌。 难过了,

七月寂寞如歌

2013-06-28 18:58:39

请允许我用这样的题目在这样的夜晚写出这些文字,凌晨三点多,耳麦放着怀旧的情歌,难免有点感触并感伤着。 7月的天,夏日的夜,沉静而短暂,在宁波的都市里,连蟋蟀的声音都没有,窗外泛着寂寞光晕的月亮,有那么几颗零星的星光点缀,却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看着那点点的光亮,心中填满了泛着心伤的回忆!想给这些记忆一份停歇的方寸,它们却放肆地占领我的骨髓,每当在这样的夜里想起,便顺着我的神经乱串,痛彻心扉! 寂寞的时候,总是会郁郁寡欢的柔肠百结。哼着不成调的歌,喝着不会醉的酒,看着路旁小情侣灿烂的笑,念着已过去的人,忆着已过去的事,看着迷茫的路,就在这样的漩涡中迷失心智,丢失自我! 寂寞的时候,一曲曲伤感的音乐反复地听着,难免忧伤,但我早已习惯上了这样的寂寞,我喜欢这样一种忧伤,喜欢一个人蜷缩在我小小的世界,体味着你遗留给我的寂寞,喜欢行走于静静的小道,随着树叶跟风缠绵后的最后忧伤落幕,心绪也在忧伤里徘徊,心烟也随着那一缕忧伤,于风声里,飘荡。在这样一种忧伤的情绪里,让心思沉静下来,悄悄地整理着纷繁的思绪。然后,将生活里一些或浓或淡的忧伤,用这颓废的文字,肆意的释放,让那种心跳或心痛的感觉,

守候 Wait there

2013-05-26 18:36:06

我能等你吗? 在那淡淡月光下 静静想你 我能等你吗? 在那熟悉的地方 轻唤着你 风里传来你的呼吸 云里映着你的笑意 林里的鸟相偎相依 我却孤寂 把那窗儿打开 向我依赖 我等你回来 带着纯真的风采 宛如小孩 衣上装满你的记忆 夜里的梦多么清晰 冰冷黎明只剩叹息 如何忘你 迷离的夜 飘响着无边境的旋律 在耳边旋绕不停 载着思绪的雨 带我找你 纵然是梦想也罢 宁愿寂寞 放弃自由 怎样也想抓住你的手 春夏秋冬 你的承诺 我会守候 迷离的夜 飘响着无边境的旋律 在耳边旋绕不停 载着思绪的雨 带我找你 纵然是梦想也罢 宁愿寂寞 放弃自由 怎样也想抓住你的手 春夏秋冬 你的承诺 我会守候

绵绵

2013-05-22 17:21:18

文:南生 亲爱的姑娘,你最近还好吗?我们,很久不见。 许念说:“你总是喜欢说好久不见。” 其实,因为我不知道如何跟那些很久不见的说怎么拉开话题。 今天这里出了很大的太阳,我很难想象昨天那场骤雨是真的。 安妮说:“这么大的太阳,风还是冷的。” 我们走了很长的路,从西湖口到人民公园,好像画了一个圆。 她说:“你要走了,我就一个人了。” 其实,我们总要面对这些离别,因为离别是不能避免的。 我们从小在一起,如果用精确的时间来算,那应该是我喝她妈妈的第一口奶。 我们在一起长大,一起经历很多事情,也错过了很多,可是友情是不会被时间阻隔的。 偶尔会在无聊的时候想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心情时好时坏。 我不太喜欢被人忘记或者忽略,可是我常常面对这样的窘迫。 当我对自己说离开一下下,过几天回来。 可是,我仍旧不能完全离开这里,因为好像这里有很多不能忘记的东西在挽留我。 不知不觉就认识了那么多人,这也许是值得骄傲的事情,或许,他们偶尔会想念我这样一个未谋人。 假期的时候妈妈和学校去了重庆旅行,我和爸爸回老家。 说真的,我害怕回家,因为害怕第二天起来浑身出风疹。 可是,

守候也是一种等待

2013-04-15 22:23:24

我在等那么一天,在我最美的年华, 带一架相机,去我最向往的地方。 我在等那么一天, 我能忘掉所有的难过,像清晨的太阳一样, 是新生的,温暖的,积极向上的。 我在等那么一天, 我爱憎分明,敢爱敢恨, 我实在厌恶自己的优柔寡断, 心被狠狠剜过,却还是恨不下去。 我在等那么一天, 我完全有能力照顾好自己,即使我失去了所有人, 像一个真正的独立的大人。 我在等那么一天, 我不说脏话, 我有明亮的眼睛和明媚的心灵, 我忘记忧伤忘记绝望, 我对未来憧憬着期盼着且努力着。

江南站七号通道

2013-04-06 17:32:44

梳流罢, 独倚望江楼。 过尽千帆皆不是, 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苹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