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

2014-07-25 23:23:48

我们带着面具,一层层伪装。最终在别人的身上,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瞬间溃不成军。 其实一直以来,觉得没什么主动性。遇到一些事,嗯,该笑了吧,那就笑吧。该哭了吧,那就哭吧。该生气了吧,那就生气吧。那些感情,只是应该。 那是什么支撑熬到现在呢。这么无趣的话。仔细想想,是自尊。只有当尊严受到打击时,才会抑制不住的流泪。只有尊严获得满足的时候,才会从灵魂觉得轻飘。 直到有一天,有人说,那是虚荣。就像是站在空旷的舞台上,聚光灯以笼罩着你,漆黑的周围,你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就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好多人指着你:你虚荣啊。你差啊。你弱爆了啊。 直到后来有人说。世间不只有黑与白,错与对。还有灰色,还有亦正亦邪。就像虚荣与自尊,并不是对立的。然后疯狂迷恋灰色。有次母上抱怨,其他女孩子的衣柜打开后是花花绿绿的,为什么你的只有灰色。 就像一直很厌恶,哪怕是和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