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来不及的梦

亲爱的嗯嗯姑娘,我们好久不见。转眼间我们已经好多个日夜没有联系。在写这封信给你的时候由于了很久,一直以来内心都是挣扎很多次,突然感觉有点想你,我觉得我此刻的心态已经足够好,才敢小心翼翼的尝试接近你。没有太多肉麻的情话,转过头只剩下每日每夜的思念。你不在的时候我努力试着变好,最后才拼尽全力受尽磨难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清醒之后才明白,原来在你面前疯的时候,或许是真的想要重头开始喜欢你,我不想每日浑浑噩噩我想念念不忘总会有回应。只是最后可能是真的错过了吧。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去跟你说,如何才能让我感觉到你的温度,至此才有了这封“情书”。不知是否能真的打动你,但愿你能至少可以走近你一点点。写给你这封信的时候,我看了很多的情书,发现基本上很多都是文字。言情,大概或许没什么意思,只有相互的喜欢才会打动吧。我想要写出的情书,只是想离你近一点,不想太冰冷冷到每天心灰意冷。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念念不忘初见你的样子,回望着那些不舍得还未删除干净的聊天记录,一切都傻的冒泡像个孩子一样。我也不曾懂得为什么看起来暖暖的你,对我为什么会那么的冰冷,无聊到曾经数着你给我发消息的数字,无聊到每日只等你下班的时刻哪怕等到一句午安。大概喝醉的时候是我最后一次哭了吧,坚强的像个孩子一样告诉你不该说的事情。很多时刻我都想要开始认真努力的想要开始,所以才对你那么用心。一直很平静的我居然在你不理我的时候心酸,居然会你跟别人游戏的时候吃醋,很多次想要祝福你装做大方的样子告诉你喜欢就好,可是我却那么不甘心,但是又不能走近你,读过很多心理书的我懂得,或许没人会真的高冷,因为高冷太孤单了,真正的对别人高冷只是排斥又或者根本无法接受吧。我用尽所有的思绪去想起你的样子,可是却记不起你的容颜只能想起你是暖暖的,是我所喜欢不能自已的样子。只有我自己懂不开心只因没你的落寞,哭泣只是真的要忘记以前记起你。
刚喜欢你的时候,总是说情话给你听,每次你都是无感的感觉,所以我把以后给你的每句情话都留在心里记下来,等着有天能真的照顾好你,能够让你感动让喜欢的时候每天说给你听。很多次在梦里梦到你,想抓却抓不住睡醒甚至记不起你的模样,正如那句人读不懂自己的心,没人会知道怎样的相遇就会让自己用尽力气,恰逢其时的时间遇到想认真的疼你照顾你,或许这才是那么用力用心的原因。没有你在的日子,我学会了冷漠学会了等你,虽然我知道我等再久或许也等不到感情,但是我不想遗憾,只愿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还不曾有心上人。没有你的日子,我学会了努力变得乐观开朗变得不再伤感,或许只有想起你的暖意才能开心许多。没有你的日子,我试着融入无法去约束别人的时候我就约束自己变得更好。我的脾气像以前一样好,像以前那样耐心,像以前那样安静,像以前那样不知日久,只知我还能有多久的时间,还能拖着日子走多远,想有你的日子更开心想有你相依偎不怕天黑。所有的成熟留给别人把最简单天真的留给你,不管多幼稚多成熟只想为你改变活成你爱的样子。
我不确定你心里想什么,我不确定以后你会不会喜欢我,更甚着我不曾知道是否被你真的在心里拉黑,总是觉得惹你生气让你不想理,却不知道哪里做错,像个无助的孩子。这些我都不确定 所以我不敢说我有这么喜欢你,我怕我说出来你会骄傲 你会笑话我,明明一大把年纪了 还像个少女心泛滥的孩子,所以有些想对你说的话忍忍还是憋回心里了。以后的日子,我期望每天都是暖阳,都会有你在,哪怕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想等日子久了你会不会跟我像个熟人那样美美的微笑,总是傻笑的想起你笑颜如花的样子。我想你,想见你,想每天见到你,想你试着让我接近,想不再那么过一天是一天的等着。其实那些“普通”的情书我都会,只是我想正经的不文艺的跟你说,可不可以试着交往。下面是送给你的情书。
多少次梦里回眸,多少次梦里追寻,只因等待你的出现,这么多年我也是静静的活着,因为我知道你总会到来,这就是我活下去的新鲜和勇气,不曾知道你什么样子,我知道从一开始,我的心里就给你刻下了轮廓,然后在这个炙热的夏天你闯入了我的生活,从心中拿出为你的画像,我发现你和画尽然一模一样,你来了,原来就是你,你的闯入每一天每一点空闲的时间我都会想你,起床了会想,睡觉了会想,所有的这些想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我知道你不曾知道这些,你 不知道我对你的想念,那些话语留在心间,未曾对你说却只想躲避,到了后来,我才发现你像一只羽翼未丰的小鸟需要庇护,你像一颗洋葱把自己最柔弱的部分层层的包裹住,好想给你紧紧的庇护,好想给你未曾有过的温暖,好想在我的世界里你是唯一的公主,好想好想,真的好想很久了,我想让大地停止转动,让时间停止流逝,就停留在最美妙的时光里,有你的岁月,走过多次奈何桥,喝过多少次孟婆汤,多少次在人世中轮回,我才博得和你的一见,才等到你的出现,我想如果今生你是一朵美丽的小花,我宁愿牺牲自己化作泥土滋润你的美丽,如果你是一只海鸥,我宁愿化作磐石,守候大海为你栖息

时间: 2017年10月29日上午1:36  |  
作者:
LEAVE A REPLY

loading